东方文化复兴旗手刘浩锋联合国主持东方艺术展

图右六为策展人与学术主持刘浩锋以及联合国相关工作人员

日前,由瑞典及斐济两国主办,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十几位国家元首与政府首脑、70多名部长以及各界领军人物近5000人参加的联合国海洋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当代中国最著名的思想家、和学创始人刘浩锋,作为东方文化复兴的学术领军人物,被隆重邀请策展主持联合国东方艺术大展,并获得了联合国相关主办方颁发的杰出贡献奖。

刘浩锋曾被中国与亚洲主流媒体赞誉为中国文化复兴旗帜性思想家。概因其溯源人文始祖伏羲天道,拓展了宋明理学,与时俱进打通了基础科学、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逻辑关系,完成了儒释道耶回五教合一,进而达成科学与宗教合一,创建了极具震撼人心的21世纪显学——和学。

刘浩锋参加联合国大会

记者了解到,本次在联合国大会期间参展的艺术家来自世界各国,有上百艺术家展出其独特的艺术作品。

据刘浩锋介绍,无论绘画、影视、装置等各类艺术,艺术家们通过其作为语言工具,在言说海洋可持续发展与世界和平的主题。

大会议题认为,思维方式的转化,从单边主义转向多边合作主义,以及如何在立法、制度、精神等层面达成深度合作,解决海洋日益增加的危机问题,促成可持续发展的海洋与世界的和平。国际信息发展组织提出了海上丝绸之路促进世界海洋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影响良好。

刘浩锋向记者介绍,作为中国区参展的艺术家,除少数是传统特征多一点的艺术家,大都是国内前卫的代表性艺术家。被誉为海派一代宗师的林曦明,国际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张肇达、一体化艺术创始人郝方圆、工笔画家李世恩、雕塑家陶永华、宁波白水美术馆馆长张顺川、景德镇陶瓷美术学院院长何炳钦、世界文化艺术大会艺术总监、摄影家林旭峰等都纷纷拿出了自己的代表作参展,引起世界各国参会代表的兴趣与共鸣。

作为策展人、学术主持、艺术家于一身的刘浩锋,特拿出两幅代表性油画作品参加了展览。

刘浩锋的油画代表作品失道参加联合国东方艺术大展

作品名称“失道”,通过一张让人印象极为深刻的变形脸谱,高度浓缩了艺术家对人心失衡与思维方式偏执形成的畸形恶果。海洋危机,更深原因在于人类的思维方式偏执,寻求自己方的利益最大化而不顾他者、海洋与自然的平衡发展,最终导致了全面的失控与恶果泛滥。

记者向刘浩锋了解,何为东方文化复兴?东方文化复兴依据的哲学与美学基础是什么?欧洲文艺复兴的惯性与历史荣耀还能继续走下去?

据刘浩锋介绍,由西方主导的世界当代艺术日渐式微已是共识。当代艺术虽然融入各种形态的艺术,但以后现代艺术为时代性主体。自欧洲文艺复兴后至今,如果说,现代艺术突飞猛进的发展,影响并主导了世界艺术哲学与审美范式五百多年,那么,后现代艺术则沿着现代艺术的轨迹,通过解构主义手法对自身的批判解构,滑向了颠覆自我的悖论困境,出现了价值虚无主义与形式细片化的困境。

所谓价值虚无主义,就是审美脱离了审美主体。一切都是不确定性的。

所谓形式细片化,就是世界即审美,一切随意、偶发、自然的东西,都可以通过场域置换达成艺术的表现形式。这一始作俑者,是1917年,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 用半工业品便池创作的作品《泉》,并成为了21世纪世界最昂贵的艺术品之一。

这一思想引发的对世界艺术的影响,尤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极为深远。在北京798艺术区和宋庄国际艺术区等地,可以到处看到毫无意识的色彩涂抹,为了追求创新的形式语言,在世界即审美的引导下,一切偶发随意的方式都可以作为一种创作表达。行为艺术、大地艺术由此延伸出来。然而,在短暂的烦嚣过后,随着西方艺术资本的抽离,当代艺术尤其是中国的当代艺术旋即跌入冰谷。不仅当代艺术史无法续写,艺术家们精神上陷入了空前的价值虚无主义困境。一切都可以是艺术品,一切都是艺术的状态。那么,艺术品如何变现,解决形而下的问题呢?每个人都热衷依赖一些批评家、收藏家建立一个在严酷的商业性环境下可以生活下去的圈子。丧失了审美价值标准后的艺术界,成了一个必须到处拜干爹干娘干爷干奶的艺术江湖。艺术变得异常功利而短视。

各国参会代表用餐看展

至此,欧洲文艺复兴开启的荣耀道路已经无法继续下去。西方艺术随着西方哲学的衰竭而日渐式微。世界艺术的未来道路在哪里?

刘浩锋向记者介绍道,由于后现代哲学对现代主义中心价值个人理性的质疑,导致后现代艺术对现代艺术的颠覆。再往前看,正是个体理性替代了上帝中心位置的欧洲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导致了对基督教上升时期古典艺术秩序的颠覆。简单而言,就是西方艺术随着西方哲学宗教的变迁,不断从价值主体“人与上帝合一”,到人脱离上帝怀抱的个人主义替代上帝位置的现代主义艺术。再到质疑个人理性,解构一切传统中心价值的后现代主义与后现代艺术。所以,当代艺术是以后现代艺术为主体融合各种艺术形态的大杂乱大混合时期,也是世界艺术黎明前的黑暗时期,它意味着世界艺术必须出现一次根本性的大转折,才能走出黑暗,看见旭日东升。这个世界艺术大转折,是以世界文化多样融合的大转折为基础的,它在世界艺术史的位置,就是爆发一场世界性的文艺复兴。它的思想资源来自于东方。

所以,当代最伟大的历史学家,英国的汤因比认为人类的希望在东方,解决世界问题的希望在创新的具有世界眼光与时代性的中国文化身上。和学,在哲学上就扮演了这一个当仁不让的历史角色。

图为两位联合国官方工作人员与艺术家刘浩锋合影

刘浩锋认为,只有逻辑工具与思维方式的转向,通过复兴中国文化阴阳辩证逻辑工具与思维方式,以整体观驾驭形式逻辑的局部观,以合乎客观接纳矛盾的逻辑驾驭假设基础上排斥矛盾的局部有效逻辑,才能还原人与宇宙之间的本来关系,才能将人从虚无主义与形式细片化的困境解救出来,重新认知人与自然、人与上帝的互为亲密的关联。艺术家通过艺术语言来传播表达这一“天人合一”的价值认知与立场,就是一场自觉觉人的文艺复兴运动。